咨詢熱線:

136-0737-0618

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成功案例> 正文

石蘭軒律師辦理某人事爭議再審,出席法庭

來源:網絡作者:石蘭軒律師時間:2017-02-03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湖南公言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申訴人李某的委托,指派我擔任其與被告郴州市科學技術局(以下簡稱科技局)人事爭議糾紛一案的訴訟代理人,現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結合有關法律規定,發表如下代理意見:

一、李某與科技局之間的糾紛系人事爭議,人民法院依法應予受理和裁判。

1、科技局200564日致郴州市信訪局《關于李某長期上訪告狀的情況匯報》和郴州市人事局于200551日致郴州市信訪局《關于李某信訪事項的復函》均表明,是科技局通過有關手續公開錄用原告為其職員,郴州市人事局應科技局的要求為李某辦理了上編、進人、套工資、年度考核等工作,同時李某本人也已補交了自19924月至19982月的社會保險金。按照科技局的說法,因“原器材站長期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單位,原本就無崗可上,無錢可拿,”故“李某(的人事手續)調到科技一直未安排上班,也未發工資、也沒有辦理辭職職退、停薪留職等手續”,同時也沒有為李某繳納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但這些行為嚴重違反了我國勞動人事法律、法規的規定,侵害了李某的合法權益,現李某要求確認其與科技局之間的人事關系,判令科技局安排上班、追索勞動報酬、補繳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根據我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條之規定,屬于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會員和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

李某在經過人事仲裁之后,因不服仲裁決定,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和判決。

二、李某與科技局之間建立了勞動人事關系,科技局是本案適格主體。

1、科技局2005年度64日致郴州市信訪局《關于李某長期上訪告狀的情況匯報》和郴州市人事局于200551日致郴州市信訪局《關于李某信訪事項的復函》均表明,是科技局通過有關手續錄用和聘任李某為其職員,并且郴州市人事局是應科技局的要求為李某辦理了上編、進人、套工資、年度考核等工作,科技局李某準備的崗位“有名無實,無班可上”,一直沒有安排工作、通知李某上崗上班,致使李某長期“有編無崗”。是科技局錄用李某為其職員,故李某當然是與科技局形成了勞動人事關系,科技局在之后沒有安排和通知李某上班上崗,當然是科技局的行為侵害了李某的合法權益,李某由此提起訴訟,要求科技局停止侵害,安排上班,補發工資等,符合有關法律規定,科技局當然是本案的適格主體。

2、科技局在庭審過程中向法庭提交了“關于將“郴州市科學器材站”更名為“郴州市科技條件建設服務中心的報告”,意圖證明李某目前的人事編制和用人單位已是“郴州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我們估且不談李某至今未收到過科技局的相關通知手續,甚至到現在才知道有一個叫“郴州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的單位,當然李某也不會認可科技局的這一行為。同時,我們認為,科技局的這一行為恰恰表明是其在行使用人單位的職權,因為,這一證據表明,科技局已李某工作崗位從器材站調入到咨詢中心。而根據我國勞動人事法律規定,只有用人單位才能調動職員的工作崗位,由此,更進一步證明科技局是李某的用人單位,李某是與科技局建立了勞動人事關系,科技局本案適格的被告主體。

3、州市人事局于200551日致郴州市信訪局《關于李某信訪事項的復函》證實,科技局李某分別于20031124日和20031223日套取了工資,這證明科技局在行使用人單位的職權,李某是與科技局建立了勞動人事關系。同時,根據人事部、財政部《關于調整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工資標準的實施方案》第三條規定,此次調資所需資金全部由中央財政撥付,而科技局在套取李某的中央財政撥款工資之后一直未支付給李某,現依法追索,符合法律規定,科技局同樣是適格主體。

4、科學器材站不具事業單位法人資格,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根據我國《事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及其《實施細則》規定,事業單位法人必須辦理登記或者備案手續,取得《事業單位法人證書》,《事業單位法人證書》是事業單位法人資格的唯一合法憑證。未取得《事業單位法人證書》的單位,不得以事業單位法人名義開展活動。在本案中,科技局自己所稱科學器材站因為“有名無實、無崗可上、無錢可拿”,當然具備《事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第六條規定的條件,不能被批準登記或者備案,也不能取得《事業單位法人證書》,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本代理人特別提請法庭注意的是,科技局在本案原一審、二審法庭調查中均沒有舉出器材站的《事業單位法人證書》接受質證,這在原一審法庭庭審筆錄中有體現。

5、科技局2005年度64日在致郴州市信訪局《關于李某長期上訪告狀的情況匯報》中明確表明,“科技局原器材站長期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單位,原本就無崗可上,無錢可拿?!钡景钢?,科技局卻又以這個“有名無實”的單位為由要編進人,甚至要求人事部門為李某辦理了套取中央財政全額撥款的工資等手續。因此我們完全可以推斷,科技局所謂的“器材站”根本就是一個人事和財務全由科技局控制和支配的“皮包單位”,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因此,科技局作為“器材站”的開辦單位或者主管部門,控制和支配了其人事和財物,李某要求科技局承擔民事責任也是合理合法。

綜上,本案庭審調查揭示的事實能夠充分證明,是科技局錄用了李某為其單位職員并行使了用人單位的職權,李某當然是與科技局建立了勞動人事關系。但此后,科技局未安排和通知李某上班上崗,甚至借李某的名義套取了中央財政撥款工資但未發放給其本人,侵害了李某的合法權益,故本案申訴人依據我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的有關規定,經過勞動人事仲裁之后,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和裁判,并支持李某的訴訟請求,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上一篇:確認合同無效代理詞 下一篇:石蘭軒律師辦理某人事爭議再審案
彩票投注站利润 福彩辽宁35选7走势图 今日贵州快3推荐号码 极速快乐十分官网 香港六合彩55期资料 视讯网投游戏 辽宁快乐12购买时间 福彩3 多乐彩基本走势 多乐彩怎么看冷热号 免费精准平码三中三 大乐透论坛乐彩 123手机开奖三肖中特 马会一尾中特平 3d开奖号码走势图 老快3历史开奖记录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